当前位置: > kb88凯时在线平台 >

棋牌游戏App里竟藏着线上赌场

2022-11-24 01:20字体:
分享到:

  表面看来是正规的线上游戏,实际上有专人根据输赢积分线下结算,原本是休闲娱乐的棋牌游戏App,却成为不法分子开设网络赌场的新阵地。经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检察院提起公诉,2021年10月至2022年4月,一审法院陆续以开设赌场罪,判处马明远、胡晓华、闫春江、张全思等50余人有期徒刑六年三个月至一年不等的刑罚,各并处相应罚金。

  犯罪嫌疑人张全思的微信聊天记录中有大量关于网络麻将的信息内容,并含有许多如“推荐人”“桌数”“总局数”“工资”等字眼的统计表格。深入调查后,一起以棋牌游戏App为幌子的系列网络赌博案浮出水面。

  据张全思供述,他在2019年夏天的时候下载了一款棋牌游戏App,一开始只是在上面打打网络麻将,纯属娱乐消遣。后来,经朋友闫春江介绍,他得知有人在该游戏平台上开设了俱乐部,虽然还是在平台上打网络麻将,但有专人负责统计每一局的游戏积分,然后按照相应比例在线下通过支付宝或微信进行结算并抽头。与此同时,闫春江还告诉张全思一个“生财之道”,如果介绍其他人到俱乐部打麻将,可以获取俱乐部抽头中的部分返利。

  只要拉人进俱乐部打麻将,就可以坐等分钱,有如此不费力就能赚钱的方法,张全思没有过多犹豫就参与了进去,成为闫春江的下一级代理,并陆续介绍自己的朋友、牌友等到胡晓华开设的俱乐部打麻将赌博,并根据赌博玩家参与的局数获取相应分成。同时,为了招揽和留住更多玩家,张全思还根据俱乐部惯例,将自己获得的部分抽头返利返还给赌博玩家。

  1988年出生的胡晓华虽然年龄不算大,但是经历丰富,早年开过美容院、做过微商。2019年前后,胡晓华接触上述棋牌游戏平台,成为该平台的一名游戏代理。刚开始,胡晓华干的主要业务是从游戏平台买入房卡后,加价卖给需要在平台上开房间打麻将的玩家,从中赚取差价。

  后来,胡晓华不再满足于卖游戏房卡这点收入,转而与他人合伙在平台上开设了两个俱乐部,采用注册会员模式招揽他人进入平台打麻将,然后利用后台权限统计输赢积分,在线下与赌博玩家结算赌资,抽头获利。

  赌博玩家越多,抽头获利也就越多。据胡晓华供述,为了招揽更多的人参与,他们花了不少心思。

  他们先是以提成返点为激励,逐级发展代理招揽赌博玩家,按照玩家局数给予下级代理返利,激励其招揽更多赌客玩家。再采用“带工资打麻将”的做法提升俱乐部活跃度,即无论输赢,均给予赌博玩家一定比例的返利,以此鼓励多玩多赌。

  因为表面看与正规游戏无异,相对较为隐蔽,再加上诸多招揽手段,一时间,赌博俱乐部会员和赌博局数急剧增加,赌资流水、抽头渔利数额巨大。经统计,胡晓华开设的两个俱乐部赌资流水累计4亿余元,俱乐部抽头4000余万元。

  为提高会计的积极性,在后期他还根据每个会计工作时段结算的桌数和局数,给予会计一定比例的提成,多名会计获利10万元至30万元不等。

  马明远经营的公司先后开发了多款网络游戏,采用代理和俱乐部模式,层层销售房卡获利。为吸引玩家,他也是想了许多办法。当他人在平台组织玩家“线上开局、线下结算”时,马明远发现这种模式能够提高游戏平台活跃度。在利益面前,马明远不仅没有制止平台赌博活动,反而将其作为卖点进行鼓励推广,以此吸引更多的游戏代理到他的平台开设俱乐部,组织赌博活动。

  “我们还开发了额度设置、禁止上桌、自动统计赌客归属、输赢积分等功能,给游戏代理提供辅助。”据马明远公司的工作人员证实,在马明远的安排下,他们根据赌博俱乐部的实际需求,帮助开发完善后台诸多辅助功能,授予相应权限,为网络赌博提供便利。与此同时,为保证俱乐部活跃度,马明远还授意公司工作人员组织大小俱乐部合并,以壮大俱乐部规模,进而实现公司房卡销售利益最大化。

  案发后,鼓楼区检察院第一时间依法提前介入,引导公安机关提取固定证据、扩大侦查范围、查封涉案财产,并在审查过程中释法说理,促成部分涉案人员认罪认罚,积极筹措资金退赃。2021年下半年至2022年初,鼓楼区检察院陆续以涉嫌开设赌场罪对马明远等50余名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诉,并根据涉案事实、悔罪表现等情况提出不同的量刑建议。同时,该院会同公安机关还在进一步追查其他涉案人员的违法犯罪事实。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